理解“觉醒”术语

Resources


教育活跃分子利用各种各样的新词汇和短语来描述他们的信念和目标。如果您听到很多这样的短语却不知其所云,那是因为它们的本意就是如此。这些词汇的目的就是误导–让那些有害和极端的思想听上去可敬可爱,从而通过含糊不清来掩盖其真实意图。

您经常在学校里听到教育活跃分子使用一些词汇和短语。以下就是用朴实的语言向您解释这些词汇的真正 含义。如果您希望投入到反对学校革命的战斗,您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理解这些活跃分子在说些什么。以下就是一个简易指南:

反种族主义: 每个人都应当反对种族主义。然而“反种族主义”却是一个奥威尔式的短语,其真实含义恰好是其表面意思的反面。作为一个“反种族主义者”,您必须承认我们的社会在每个方面都是种族主义的,而改变方式就是拥抱针对种族歧视的新的、全面的改革。

学校经常布置学生阅读由活跃分子和作家伊布拉姆X. 肯迪写作的《怎样做一个反种族主义者》这本书。肯迪写道:“威胁性最大的种族主义运动就是…普通美国人对“种族中立”社会的追求。肯迪承认,“反种族主义”在实践中意味着:“对过去歧视的唯一补救是现在的歧视。而对现在的歧视的唯一补救则是未来的歧视。”换言之,支持“反种族主义”实际上意味着支持种族主义—根据人们的肤色歧视他们。

“反种族主义”对我们的学校和社区具有相当大的摧毁作用。其目的就是把人们分成不同的按种族认同划分的群体,然后鼓励人们产生羞愧、内疚、愤怒的感觉以及对其他群体的怨恨。它把我们的孩子和我们的社会分成好人和坏人。好人就是那些公开支持“反种族主义”要求的人。而坏人不仅是那些实际从事种族主义行为的人,而且还有那些保持信仰的人。马丁∙路德∙金曾经非常漂亮地阐述了这种信仰:“不以人们的肤色,而以其性格内容来判断人。”换言之,你是否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已经不再取决于你的行动,而取决于你是否毫不置疑地遵从“反种族主义”活跃人士的要求。

平等 (Equity)这个词通常被理解为公平或正义的意思,但是现在却被活跃分子赋予更为具体的含义:不同种族群体的结果平等。当您听到活跃分子要求“平等”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所说的却是美国机会平等的基本价值观—规则应不分种族平等地适用于每个人—是种族主义的,因为平等的机会并不总是产生平等的结果。解决的办法便是“平等”,或者通过歧视来试图获得结果的平等。一个“平等”的例子是,精英大学采用配额制,拒绝录取高素质的亚洲学生,以减少亚洲人在学生中的比例,而不考虑学术成绩。

批判性种族理论:这是一个学术术语,指的是关于美国种族的一套信念。我们建议您阅读本篇文章,获得更多信息。本指南中的所有术语都是批判性种族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通过阅读这些术语,您将对这一理论的教条和目标有一个有用的了解。

系统性或结构性种族主义:根据批判性种族理论,系统性种族主义是不同种族群体得到不同结果的唯一 可接受的解释。“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概念本意就是让人们难以确定:如果您问,相对于个人和个人的行为,一个“系统”怎么会成为种族主义的呢?您永远都不会得到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回答。指责我们整个社会的结构性种族主义是一种策略的一部分,它试图为激进的、破坏性的政治变革提供理由。如果一切都是种族主义的,那么它必须被推翻。

社会公正这个短语的设计很巧妙,使激进的政治观点听起来是非政治性的,是一种美德。您不反对社会公正,对不对?否则您就成了不公正的支持者。这个短语本身并没有具体的意义,这就是为什么它如此有用的部分原因。如果您听到学校官员或者教师倡导“社会公正”,请务必问一下他们具体 说的是什么,以及他们是否认为不同意这种说法的人是不公正的倡导者。

微侵害这个词被活动分子定义为不同种族、文化或性别的人之间的互动,其中“受害者群体”的成员受到微妙但强大的攻击,而攻击者却不知道他或她正在进行攻击。将“微侵略”的概念合法化,对激进分子来说有几个重要的政治目标:它使“压迫者”种族和性别类别中的每个人都处于自我防卫状态,因为您可以完全根据别人的说法而犯有“侵略”的罪行。更重要的是,鼓励孩子们从“微侵略”的角度思考问题,会鼓励他们在情感上变得脆弱,接受一种抱怨的心态,并把自己当成压迫者或受害者。这些都是“觉醒”活跃分子的重要政治心理目标。

隐性偏见或隐性联想:这是一种没有得到研究证实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每个人都是秘密的种族主义者,即使这个人不觉得自己是种族主义者,没有种族主义行为,也不相信根据种族来区别对待人们。学校的一个新趋势是进行“隐性偏见测试”,要求学生将负面或正面的词语与不同种族的人的图片快速联系起来。这些臭名昭著的“测试”是为了证明每个人 都是种族主义者。它们是操纵情绪的伪科学,如果您孩子的学校正在使用它们,您应该强烈抗议。

白人脆弱论:批判种族理论的核心信念之一是,所有白人都是种族主义者,无论他们是否这样认为。但是,活跃分子应该如何处理那些不认为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的白人呢?与其试图用事实和证据来说服他们,不如攻击他们的性格,这样做更为有效。这就是“白人脆弱论”的作用。如果一个白人否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或在被指责为“特权”或种族主义时变得自我防卫或不安,或拒绝批评种族理论的任何方面,他或她将被指责为“脆弱”。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同意,而是说他们在情感上太脆弱,无法接受事实。这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玩世不恭的方式,它避免了真正的讨论,只是简单地攻击某人的性格,希望让他们处于自我防卫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