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調查介紹

家長們注意到學校對孩子進行調查的頻率和侵入性急劇增加。學校越來越多地犧牲花在學術科目上的時間來適應管理學生調查所需的時間。學校官員的理由通常包括“多樣性、公平、包容、歸屬感、反種族主義、社會情感學習和/或學校氛圍”。 這些調查和“篩選器”看起來更像是人們在兒科醫生辦公室、心理健康機構或性別診所看到的,而不是在六年級教室裡看到的。據向“父母捍衛教育”報告這些調查的家長稱,這些調查通常包括有關種族、性別、性別認同甚至自殺計劃的問題。更令人擔憂的是,調查幾乎總是電子化的,這意味著數據由進行調查的外部供應商存儲和共享。 以下是我們從針對全國各地學校6至12年級學生的調查中提取的問題示例–孩子們開始6年級時通常是11歲。 你是否制定過自殺計劃?你的性別是什麼?男女變性男人變性女人性別酷兒或性別流動質疑我的身份未列出不想回答 “你認為自己是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泛性戀、芳香/無性戀還是質疑?”在你的學校裡,你多久被鼓勵與學校的其他學生更深入地思考與種族相關的話題?你對與學校的其他學生分享你對種族相關話題的看法有多舒服?你學校裡的學生多久就種族進行一次重要的對話,即使他們可能會感到不舒服?當發生與種族有關的重大事件時,你學校的成年人多久與學生談論一次?你的學校在多大程度上幫助學生公開反對種族主義?你希望你的老師了解你在學校的種族、民族或文化經歷嗎?你的學校在支持不同種族、民族和文化的學生方面可以繼續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你有多少性伴侶? 學生保護權利修正案 根據聯邦法律,家長有權讓孩子不參加。學生保護權利修正案(簡稱PPRA)保證家長有權在對學生進行調查之前對其進行審查,並選擇讓他們的孩子不參加調查。 《學生保護權利修正案》還要求學校將調查通知家長,並為家長提供選擇退出的機制。許多學校沒有遵守法律(通常甚至不知道聯邦法律對他們的要求),即使他們通知家長,通常也只是在調查的一兩天前才進行通知,留給家長採取行動的時間很少。要閱讀關於為什麼學生應當選擇參加調查而不是選擇退出的簡短報告,請點擊這裡。 調查過程中通常存在數據共享問題,其中在學校收集的個人身份數據成為管理調查的外部供應商的財產。詢問您的學校將與外部公司和顧問共享哪些個人身份數據以及誰擁有該信息。…

Resources

给您孩子的私立学校写一封选择退出信

家长们注意到学校对孩子进行调查的频率和侵入性急剧增加。学校越来越多地牺牲花在学术科目上的时间来适应管理学生调查所需的时间。学校官员的理由通常包括“多样性、公平、包容、归属感、反种族主义、社会情感学习和/或学校氛围”。 这些调查和“筛选器”看起来更像是人们在儿科医生办公室、心理健康机构或性别诊所看到的,而不是在六年级教室里看到的。据向“父母捍卫教育”报告这些调查的家长称,这些调查通常包括有关种族、性别、性别认同甚至自杀计划的问题。更令人担忧的是,调查几乎总是电子化的,这意味着数据由进行调查的外部供应商存储和共享。 以下是我们从针对全国各地学校6至12年级学生的调查中提取的问题示例–孩子们开始6年级时通常是11岁。 你是否制定过自杀计划?你的性别是什么?男女变性男人变性女人性别酷儿或性别流动质疑我的身份未列出不想回答 “你认为自己是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泛性恋、芳香/无性恋还是质疑?”在你的学校里,你多久被鼓励与学校的其他学生更深入地思考与种族相关的话题?你对与学校的其他学生分享你对种族相关话题的看法有多舒服?你学校里的学生多久就种族进行一次重要的对话,即使他们可能会感到不舒服?当发生与种族有关的重大事件时,你学校的成年人多久与学生谈论一次?你的学校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学生公开反对种族主义?你希望你的老师了解你在学校的种族、民族或文化经历吗?你的学校在支持不同种族、民族和文化的学生方面可以继续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你有多少性伴侣? 学生保护权利修正案 根据联邦法律,家长有权让孩子不参加。学生保护权利修正案(简称PPRA)保证家长有权在对学生进行调查之前对其进行审查,并选择让他们的孩子不参加调查。 《学生保护权利修正案》还要求学校将调查通知家长,并为家长提供选择退出的机制。许多学校没有遵守法律(通常甚至不知道联邦法律对他们的要求),即使他们通知家长,通常也只是在调查的一两天前才进行通知,留给家长采取行动的时间很少。要阅读关于为什么学生应当选择参加调查而不是选择退出的简短报告,请点击这里。 调查过程中通常存在数据共享问题,其中在学校收集的个人身份数据成为管理调查的外部供应商的财产。询问您的学校将与外部公司和顾问共享哪些个人身份数据以及谁拥有该信息。…

Resources